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本科录取文书选编 > 包凡一老师专栏 >

教育访谈第一期:与“拓词”薛淡聊教育移动互联后的那些事儿
  
 
  1、
 
  为什么说教育“免费 & 付费”之争是一个伪命题
 
  公众依然习惯为线下教育付费
 
  软件时代的“阵亡”以及移动互联时代的“新机会”
 
  薛淡:
 
  我觉得中国软件付费,从开始大范围使用计算机以来,一直没有形成一个非常好的(付费)使用环境,知识产权、盗版的问题非常普遍,到了手机移动互联时代有了一些改善,比如手机端的APPstore,有一定量的用户是会付费的;可能是时代在改变,刚开始一些商品都是纯硬件的商品,后来开始有了软件的商品,操作系统之类,到了这几年大家买的是服务了,软件和硬件都是为了支持服务的一种行为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过去我在留学的时候,97年我回的国,那个时候国外的一套office两百多美元,那时我们的生活费一个月才几百块,(买个office)相当于一半到三分之一花在软件上,那时候没有光盘,就是软盘一套20多张,安装的时候很可能有一张盘是有问题的,还得再开车去换,一回国发现大家都不用交钱,到了免费软件使用软件的地方感觉很幸福。后来也买过软件,也没觉得软件那么贵,(买的)还是以windows和office为主。现在这些互联网方面的服务,比如你们做的拓词,也主要是服务方面的?
 
  薛淡:
 
  (现在是)手机软件时代,大家感觉(之前的)软件时代(那一批)都“阵亡”了;现在到了手机软件又来了新的机会:比如拓词有个版本是付费的,只有18块人民币,可以一直用下去,背所有的单词,但是这两年看起来,这方面的市场还是有限,大家的付费习惯,人们的体验,不是非常理想,而且实际上看中国整个的(移动互联)付费领域,苹果的appstore这是最好的一个环境,安卓就不要说了,在整个市场上,直接的软件付费比重还是非常小的,现在这上面大家的盈利主要三个地方吧:
 
  一个是电商,本来就是卖实物的东西,现在换了个平台来卖,包括那些聚合类的某个节点的电商;
 
  还有一些,就是用户量特别大的APP产品,他们就是做广告帮别人来推软硬件方面的东西;
 
  再有,就是游戏,游戏是纯虚拟的,通过直接下载付费,或者软件内付费这样的模式来,这样可以过得很好,现在我观察除了这三种好像没有第四种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学习类的软件让大家在上网去付费还是比较难的,大家更习惯线下的教育形式。
 
  薛淡:
 
  对,线下大家从来没有质疑过为什么要付费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有的教育机构,比如新东方,有人说线上做得不够好,没有变成互联网的教育公司,其实按照刚才我们说的(趋势)线上(整体环境)也没有收到什么钱。
 
  薛淡:
 
  是啊,实际上在线上在教育这个方面,大部分公司在花钱,但这个趋势是明显的,就是互联网对各行各业改变的这个趋势是清晰的,现在改变就最大的是商业,像昨天的双11,十几分钟就几十亿的营业额,在线下很难有这样量级的情况出现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但是在教育和培训领域现在大家还没有看到(这样的情况)。
 
  薛淡:
 
  对,教育和培训这两年大家这两年都做了很多尝试,可能还没有找到特别好的模式。
 
  2、
 
  在线教育需要解决学习氛围和约束力这两个问题
 
  线下可以做到背不完单词,暂时不能回家,线上如何约束?
 
  薛淡:
 
  我们开始做了一个(收费)尝试,到后来,主题上都免费了,大家可以免费下载;(现在)我们也恰好做了一个SAT的尝试,是跟我们一个朋友合作的,他是在南京,因为他在一线做教学,所以对学生的词汇要求很清楚,跟我们合作开发了一些内容,专门针对SAT的词汇,那个课程是付费卖的,首先直接把SAT OG所有的考题里所有学生可能不会的单词配上发音和释义,有的还要配上句子,放在我们的产品中。
 
  薛淡:
 
  据说SAT的辅导中,OG的题目占了很到比重,但是SAT的词汇要求还是比较高的。如果学生的词汇达不到的话听起来很吃力。将我们和他们的教学结合到一起,学生在听课前,先把词汇背过即便,然后再来听课效果会很好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因为我还负责一个任务,很多家长还是让我推荐老师的,但是又有推荐砸过,我来说一下,我前年有一个学生,我每年的客户中,都会有两三个学生学霸级的,学霸级的那种男孩,就是体育又好,SAT一考就是2200,去的又是名校,各方面都很聪明;
 
  还有一种是(孩子)爸妈托我,说孩子70多分,前五十去不了,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时候,我就会把他们配对,非学霸,托福背不出词儿来的人一般都是纪律有问题,他们住在一起后,成绩就上去了。
 
  学霸早晨不睡懒觉,学霸暑假的时候,他们美国大学暑期回国,他们做事也认真, 做事认真到什么程度呢,我刚从日本回来,这个话说出来可能很多人不爱他,感觉这些学霸做事认真大像日本人那样,保持一些优秀的习惯,早上起来锻炼身体,餐后学习,一学就是4个小时,学霸在,盯着你是不能玩儿手机的,一直就那么学,因为考试时四个多小时,你要是学半个多小时就玩一玩躺一躺、发发短信聊一聊就不行了,中午休息,下午稍微学一下,晚上复习一下,所以学霸整体学习时间并不怎么长,但学习的时候是高效的。非学霸跟学霸学霸在意思一个多月,托福70多分变96了。
 
  后来这些孩子的母亲的(申请心理)也不一样了,原来都是说这个很难去,那个很难去。后来拿出的成绩很牛,学生的母亲说,这个咱么要考虑考虑,样子特别逗。
 
  后来我又找了一个学霸,男孩,轻声细语的,说话像蚊子叫,我跟他说,碰到不学习的男孩要严厉点儿,要有威严,但是他不,(那个非学霸)三天两头请假,甚至他父亲还帮助他请假,
 
  非学霸的父亲每天走十公里,肚子就下去了,但是儿子每天都是要睡到自然醒,我认为一个人要到四十岁以上才能睡到自然醒,所以托福还是70多分,后来跟着学霸学了一个多月,分数还跌了两分,这是一个失败的案例,我也批评这个学霸,你肯定是自我陶醉于当这个gentleman,对有的男孩是需要严厉一点,上课手机就要没收,形成一个压力。
 
  我到到了上海沃邦,他们饿高分学生挺多,也不是他们的老师就强到哪里去,但是我发现过了晚饭时间,还有很多小孩在摇头晃脑地背词儿,我问为什么他们没回去,他们说词儿没背出来,先不能回去。
 
  就是说形成一个(学习的)氛围,这样分数就高了。
 
  有一批人对考试,到我这里来,讲各种门派,比如一个孩子各种学校、老师都去过,他说是及中国各种(教育)门派之大全,说得挺有意思,后来我说你托福70多,其实很大的问题是该花的功夫没花,所以有时候我就会“愤然”拿出一本托福词汇书,把右边的英文解释用手掌按住,学生说一说,都说不出来。所以托福70多分不用换老师,也不用换不同的“门派”就是该下的功夫没下。
 
  但是我估计这些东西(学习氛围、约束力方面)线上解决不了。
 
  3、
 
  电商成熟蜕变的标志——“等这几座大楼都变成写字楼后,电商就靠谱了”
 
  教育从线下到线上成熟的标志——“是不是不线下服务更好了?价格更低了?”
 
  薛淡:
 
  您刚才说的这个,我们现在做了三年拓词,刚才宇彤问我你们在封测什么,我们在封测新产品,在新产品中我们把这些都重新考虑了一遍,发现事情就是这样:
 
  比如咱们看电商,从线下转到线上的时候初期体验也是不好的,大概三四年前,从这个地方(中关村西区海龙鼎好附近)过得时候,他问你说电商、京东靠不靠谱,我说等这几座大楼都变成写字楼后电商就靠谱了。几年春天我看到一个新闻,那边的卖场除了几层都变成写字楼了。
 
  大家为什么都转到电商上去了,实际上就是因为电商带给大家的是更低的价格,更优质便捷的服务,那我们就考虑教育这件事情,是不是从线下转到线上,是不是不线下服务更好了?价格更低了?
 
  包凡一:
 
  价格是更低了,但是你碰到意志力、纪律有问题的人怎么办?
 
  薛淡:
 
  对,您刚才说的那点,背不完单词不能回家,我理解这是一个学习动力的问题,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在线下辅导他的时候,这种土办法是有效的,到了线上就完全靠自律了,从整体学习的体验上就下降了,其实这些学霸无论是在线下的班里还是在线上学都可以学的不错,所以最需要解决的是那些不太能坚持下去的人。这就是目前的状态转到线上缺失了很多东西,所以最终线上能够转到线上,大家愿意为其付费这些方面都需要解决。
 
  4、
 
  谈谈“免费”留学
 
  在国内语言不过关的人容易“享受”到免费留学
 
  包凡一:
 
  就是你付出服务,总有人一个人在出钱,比如说互联网教育不收费,实际上是投资者在出钱,当然这个投入也是有限的,投了5年还是(没效果)就不行了,或者投资人投了一个互联网公司上市了,挣了很多钱,多少倍,其实没有那么多倍,因为(投资人)收到鼓舞投资了很多其他的,最后也没挣钱,但等于给大家免费了。
 
  实际上(受益于)免费的人是真的(享受到)免费了,但是并不存在一个FREE,叫做本身没有代价的,代价还是有,就是某人在支付而已。
 
  那么说道的这个留学,需要有人全职工作,还要有老婆孩子要养活,在北京再辛苦的工作,收入再高,两口子一人挣一万,买房子依然是遥遥不可及;比如,研究生毕业以后才可以做,做留学其实是这样的,要做好几年才有经验,而这样的工作,即使两口子都在做,在北京也只能蜗居,你想想看留学的成本和代价,成本是有的,为什么要免费呢?
 
  (如果说依然免费)那肯定是有人在出这个费用,你现在没出,以后什么环节会出了,比如,美国好几千所大学,真正竞争的也就是前100,后面的都是热烈欢迎你去,(因此)很多机构是幼体恒的,他们把学生送到那里,这些徐晓缺人,他们就会从学生的学费中拿出给这些机构,我现在所知道的低价留学或者免费留学,一定是在这方面拿,而且,当你不知道你付给他(提成)的时候,你实际上付得更多。
 
  薛淡:
 
  这个学费都可以提成!
 
  包凡一:
 
  (他们这个模式)必须从学费里提成啊,而且是每年提,遇到学习纪律性有问题、语言不过关的,就要提得更多,以内四年毕不了业,还要先学语言,到国外去学语言,被在国内,比在新东方要贵多了,比在网上学更要贵很多倍,但是父母可能不掌握一个基本的规律,就是
 
  跟多人跟学生的父母说,留学就要赶紧走,趁早走,到国外有语言环境,这个语言环境其实是骗人的,因为中国人说英语再差老外都是能听懂的,尤其是你作为消费者的时候,老外有责任和义务来听懂你想说什么,当然也有托福考了77分的,去了美国上大学,因为我们这里不搞双录取,直接进入课程学习,那么70多分托福的人到国外,他第一天发微信说去吃pizza,结果上来两张大披萨饼,因为他表达服务员没有听清楚,一个人哪吃得了两张呢,托福不到80分到国外交流时有问题的,那何况如果托福60不到;
 
  到了国外去交流和上课完全是两回事儿,到国外商店里面说很简单的话,老外都有义务要听懂你说的,但是听老外说什么更难,他们说什么都听不懂,这是问题;别人在说笑话听不懂,
 
  跟傻子是的,上课也听不懂,(到国外)上课最先听懂的是老师(的语言),因为我们在国内至少还学过新概念、托福基础语法,(国外)老师有文化的人说话时符合语法的,但同学之间讨论(不合语法)就往往听不懂,这就造成只能能听懂到老师(讲的),同学之间的讨论就基本听不懂,在美国同学之间的课堂讨论占(本课成绩的)50%以上,就完全听不懂,所以在国内语言不过关的人容易“享受”到免费留学,当然免费人家收你学费的提成,这样下来四年都不止,很多人在国外连读语言再毕业,还有“八年抗战”的;
 
  八年艰苦抗战,当年免费留了学,结果是惨痛的,当然这是最惨痛的。
 
  观众:一不留神拥有投票权了,时间太久了(笑)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所以不能相信(留学领域)什么是免费的,比方说旅游,如果交得团费少,或者零团费那些旅游公司的职员都陪着你玩儿,他们就是雷锋也不可能的,雷锋也还有党和军队给他付钱,穿衣吃饭,他才能当雷锋,那这些人都是自己养活自己,怎么可能是免费的。大家都知道(低团费的)要到商店里去买东西,我上次遇到一个内蒙人,他说过去搞这些零团费后来就没有了,他后来就转行了,(当时)他都要找一些导游东北人,身上有刺青,到时候弄到店里去不准出来,给你看看他的刺青,威胁之后买点东西,商店提成,怎么可能是真正的免费,所以,真正的免费是没有的。
 
  所以,一开始图便宜,大多是到后面应该是付得更高;
 
  薛淡:
 
  您刚才说,语言不过关去留学这件事,我前两天听到(社会上)一个特别有意思的(段子),说上了四个月的课才发现进错教室了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语言还是要过关,我本人是北大英语系毕业的,我(刚开始)的工作又是4年,然后才去留学的,工作也是写英文稿;(即使这样)我刚去的时候,第一个学期,上课也不是每句都能听懂,头一年我是可以坐在食堂就是学生的餐厅写作业,那里放着电视,还有人在聊天都不影响我,为什么?我听不懂嘛。当时我的英文这么好,在国内相当好了,但是(国外)别人说的笑话、不符合语法的那些聊天,(当时)是听不懂的,但是一年以后,我就不能在食堂学习了,因为旁边人说话也能进我的耳了;
 
  所以不能低估语言的重要性,否则去了就跟傻子一样,你说大那个四个月才发现进错教师,虽然我没听说过,但是可以想象的,不应该是一件太奇怪的事儿。
 
  薛淡:
 
  我对免费和付费这件事跟包老师的观点是一样的,就是商业是一个互惠的行为,所谓互惠就是你帮我我帮你,但是我们现在有些行为,有些“点”免费了,那是应为整个商业机构在改变,原来这个“点”是付费的,你在这个“点”完成了互惠的过程,现在可能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。尤其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其实整个世界都在变得更扁平化,很多中间的环节没有了,所以自然就节省下来很多成本,有其他很多愿支付这个费用的人,比如刚才包老师谈到的所谓免费留学,那边的二三流的大学(使用学费提成)来支付付费,看起来是免费的,如果不是这样,商业就无法运作下去了,必然有一个“点”来付费。但是这两年,尤其是后面几年,我们传统认为需要花钱的地方都会变成免费,因为商业的结构在发生改变。
 
  5、
 
  扒一扒“免费”留学的那些“坑”
 
  包凡一:
 
  线下培训是不能上来就免费的,房租已经预先付了,老师对薪水也是期待的,哪怕是你教完了再付,留学方面,好的学校是不可能给你提成的,所以你成绩好,期待去好的学校,申请方面,叫“踏遍铁蹄无觅处”(名校申请)是不可能有人给你免费的;
 
  只有你托福60分不到,词儿也没背,这样很容易拿到“免费”。
 
  薛淡:
 
  可能不同的行业都有自己的情况,比如刚说到刚才背单词这件事儿,像拓词老产品提供的中服务,我免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,我把它制作出来,就是制作的成本和我现在运营后台的那些成本,说实话这些边际成本并不是很高。
 
  包老师:
 
  你刚才说拓词、背单词的软件受益者是哪些人?
 
  薛淡:
 
  这几年拓词最大的受益者是学霸,就是那些英语基础本来不错,他要出国,实际上中国现在的这些学生词汇量是不够的,(为了出国)他要去刷词汇,刷俞老师的红宝书啊,之类的词汇,在这个过程中,原来抱着书看是很痛苦的,一些同学跟我说抱着书背每天一百个单词简直要死要活的,然后用拓词很轻松就能被两三百单词,体验就很好;
 
  包凡一:
 
  背词,我认为有软件比没软件,用书本强多了;
 
  薛淡:
 
  但是老拓词没解决的一个问题是,那些本来就不能坚持的人应该怎么办,我观察,那些本来不能坚持的同学抱着书背到B,用拓词到F之类,然后后面又坚持不下去了。
 
  所以这一部分,我们现在也已有了新的思路来解决,这就离不开人,人的介入,就像线下的培训一样,各个方面的成本就出来了。这就跟包老师刚才提到的一样,一位好学生,要进好学校,通过这个产品要达到非常好的效果,要完全免费现在看还是不太靠谱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在我国,现在学英语要去留学,看来只有成绩差的人,没有托福成绩的人,才能够拿到免费留学,当然后面代价更高,会出现“八年抗战”的情况,因为一个人成绩差,那些差的学校才会对这些人感兴趣,你成绩好,就要去好的学校,而好的学校不可能给中介提成,只能交钱;
 
  很多家长说,我们的要求也没那么高,也不要上世界名校,上一个适合他(她)就可以了。这个想法没有错,但是在语言关上,差的学生上学,在语言要求上也是一样,因为本科微积分、微观经济学还是要学的,这个是英语授课,你还要做作业,这个语言上要求是一样的,语言没有的话,四年毕不了业,六年算快的,八年抗战也是有的。交得学费,中国家长有个心理,觉得付给老外就没那么心疼,觉得反正是一个国外教育,原来整个学校收费多少你并不知道,实际上国际学生比本土学生收费要高得多,有些学校在这基础上再提高一点学费,把提成覆盖掉,所以做留学低端做得好的事很挣钱的,甚至可以拿出来个钱来投资别而行业,
 
  有规模效应,以为你一个人走了,他年年拿钱。
 
  我想说一个道理,所谓免费,就是在你的服务环节、商业节点上的某一点的免费了,别的地方你又付了,你刚才说背单词的软件,老版的软件更愿意免费,就是已经支付了,其实也是有人支付了,就是投资人徐小平老师嘛,而软件的好处是,不会坏,大家可以免费用,就像你刚才说的免费使用效率最高的是学霸型的学生,当然这些学霸在别的领域付过成本,在你个环节免费了。
 
  6、
 
  目前阶段,在线教育的更加理性的定位选项之一:线上(教学)与线下(练习)的互补
 
  线上需要找到一种更好的模式保证学生到家可以学习下去
 
  从训练这个角度讲,线上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
 
  包凡一:
 
  比如现在大家在讨论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有泡沫,老让大家做量免费,现在投资者都进行怀疑了,那我估计“免费”的好日子快结束了,所以你搞的新的产品就不再免费了;
 
  薛淡:
 
  新的东西,还是想达到更好的服务,更好的效果,各方面付出的成本会更高,像我们现在SAT提供的那个单词,按实际上是一线的老师将单词一个个挑出来配释义,这个工作量是很大的,成本也很高,所以在拓词中也是付费的,整个从OG二三十套题和托福题(总结归纳的单词)一共是卖一两千块钱的样子。很多同学在用,效果不错,有针对性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就针对了学生即将在线下学得那些题?实际上,学生也不太清楚,这里面的词除了偏僻的树种、石头、动物这些名词,你可以不清楚以外,其他都是要的,不存在哪个词重要,哪个词不重要;学生可能觉得我马上上课要用到的这个词儿就更重要,所以就更愿意学。
 
  薛淡:
 
  这样对后面上课可以起到基础的作用,你想他来上课对单词一头雾水的话,老师讲什么就是过眼云烟了。(课前)把这些基础建立起来后,老师讲得东西,他们基本上就能吸收了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就是线上和线下要结合,学生才愿意付费。
 
  薛淡:
 
  或者是,线上能够找到一种更好的模式保证到家可以学习下去,而不是放一个软件大家一用就ok了,或者我把一个课从线下搬到线上讲完就拉倒了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因为你线下付费是比较高的,你很担心你付费这个高没有效果,甚至老师在讲,你啥也不知道,而且好多时候,不是一对一,好几一个人在一起,(听不懂)显得自己太差,也不好意思,很多的心理因素,促使线上(与线下的结合)。
 
  薛淡:
 
  无论是商业上,还是最终提供的服务上,最终都会形成一个个环节与原来的体现衔接起来,感觉不会像云一样飘在那里,飘在那里感觉是没有依存点的。这是我们做了几年的整体感觉,现在我们也在看在线教育的同行们的做法,大家都在往这方向上努力。
 
  薛淡:
 
  如果最终,在线教育能产生很大的影响力,那么他必然需要找到自己可以成功的商业模式,而且至少可以提供、至少不低于现在这些线下教育机构提供的服务质量,然后还要有价格优势,否则存在的必要性就会存疑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刚才薛老师说只有线上和线下结合线上才有生命力,如果只有线上,没有线下能不能成功?
 
  薛淡:
 
  我觉得随着技术的发展,对线下的依存、以来程度会越来越小,最终肯定会有一种业态会脱离线上线下之别会运作得很好。但是又些事情是离不开线下的,比如老师一对一的答疑辅导、导师在你身边给你带来的感觉,现在的技术就不能实现;
 
  我们现在做的一个方向是训练,为什么是训练呢?因为老师是在讲课、传授知识,线下还是要依靠自己来做,来时会给你讲很多方法,这些方法很多是我们可以通过软件来(辅助)实现的,这样你就可以少做很多事情,效率就有保障,
 
  所以我们认为从训练这个角度讲,线上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。这是我们一直比较注重的;
 
  比如说,讲课从线下搬到线上,这个我们不关心,我们也不擅长,讲课搬到线上解决了一个听课的方便性的问题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我本人做过老外的词汇题,这些词汇题不是用来考中国人的,是考本国人的,就是那些特别容易弄错,弄混淆的。我们中国不是也有很多人容易把一些词弄混淆吗。
 
  我去做这些题,做完后,给你一个分数,网上的,我做了不止一遍,还是分级别的,因为我是搞与语言有关的,测试自己,如果发现差就没面子嘛,所以自己暗中在电脑上测还是很有意思的。
 
  所以这是你说的练习、自测的概念。
 
  薛淡:
 
  对,这些方面,通过技术都可以做得很好,对比线下训练方面有自己明显的优势;我觉得整个学习的过程有一个慢慢的转化阶段;
 
  包凡一:
 
  我觉得有一个,如果你付了一千、八百一小时,如果是老师陪你做练习那就太冤了、太昂贵了。我估计有的孩子是遇到ABC三个老师,讲法不一样,他不知道先练哪个,因此训练中需要有人来指导;
 
  薛淡:
 
  因此如果把教学和练习结合好,而这个学生又不是学霸,而学霸与其他人的不同时,他有自己很好的分析、研究能力,这种方法对于我们来说许多是固化成软件了。
 
  关于语言学习——语言就是一个工具,而这个工具掌握到不同程度都有用的
 
  所谓业务骨干,所谓专家,都是因为他们掌握了英文
 
  薛淡:
 
  我们发现中国人过去背单词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大家都在最求词汇量,这是我理解(应该回归到)追求知识。
 
  就是我要从3000搞到8000,搞到一万,当然这个对应考会立竿见影。起码阅读看懂了,但是这件事情对本质的英语水平没有什么显著的提高,对听说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因为,他阅读速度也是慢的,因为他要有一个翻译的过程。
 
  薛淡:
 
  我们现在一个思路,在想这个事情,首先外语是由语言和文字两部分构成,文字通常我们指的是读和写,其实读和写这个事情把听说完全砍掉也是可以存在的,可以通过书信交流,比如计算机语言,其实没有听说,只能写;外语另一部分是自然语言就是听说部分,这个核心是听说的建立过程,再往基础推,是挺的建立过程,就是刚才您提到的那点,实际上我们最大的障碍是别人说我们听不懂,我们对外语的感觉是一个翻译的过程,不是想汉语一样不假思索的过程,所以我们回归回去,在训练知识的同时,要把学习者的能力提高起来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这个是危险道路,对是对的,但是很难扭转,俞敏洪的红宝书,最早,97年我回国,那个版本是我和何庆权两个人编的例句,我从分享俞敏洪红宝书的稿费比我自己的书还要多,他的量大嘛。
 
  后来,老俞把其中的例句删掉了不少,增加了很多词,我就跟老俞说,你看这些词如果都没有例句,就是把词典重新印一下,而且很多词鸟兽虫鱼这些名字连我也不知道的。英语词汇量达到我这个程度就够了,我是编红宝书的人,(这些词)都超过我了,后来俞敏洪说还是顺应市场,市场认为,学习单词以量为主。而怎么用的,前后搭配是怎么样的,真正懂的人是知道的,这必须要知道前后怎么搭配。
 
  比如你们现在我说中文,你们其实之所以能听懂,是因为你能预测我下面能说什么,这个句子(习惯用法)我说了上半句你知道下半句,但是你把这个句子的用法割裂了,但是老俞在这方面是天才的,英语老师做了上市公司老总是偶然的吗?这是了解市场的,他知道大家就喜欢这样。所以,你说的那些按照真实的东西来的,只有学霸才能达到,但是学霸比较少,百分之十?而且学霸都要免费用,在你这里找不到免费的,他到别的地方找到免费的。所以,你刚才提到的观点,回归到语言这方面,恐怕不能光听语言专家,还是要听考试专家。
 
  薛淡:
 
  我们现在不是将词汇量这件事情否定掉,其实老拓词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件事情(词汇量);可以帮一个人迅速将词汇量刷得很多,我们在做的事在现有的基础上,与语言结合得更好。
 
  不光词汇量,也帮助其他的听说阅读的一些基础。目前是这样的思路。尤其是非应试的人群,比如说职场上的人,因为他们觉得吭哧吭哧我好容易背了四千个单词,感觉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这是另外一个问题,中国人学英语从小学开始学,学到大学毕业,一直不能从当中收益,比最有韧性的投资者还要惨,永远付出,永远不收获,起码要用英语读点东西,看个电影;
 
  这次去日本,在高级的宾馆没有CNN,打开电视都是当地的台,说的好像是一个少女被杀,所有的台都在播这个,日语我听不懂,但是字是能看懂的,就很厌烦,我才意识到多年来,我看新闻不仅来自中文,也是来自英文的。
 
  比如马航的事情,非常牵动人心、非常焦虑,这时候看英文消息比中文快很多。这就是(学英文)收益的方面,如果多年来从无收益,就不好了;比如练武术,自己身体很好,偶尔表演一年,别人说真不错,学英语表演的机会都没有。
 
  薛淡:
 
  那您觉得在中国这个环境里怎么解决呢?
 
  包凡一:
 
  所以我怀疑中国除了出国的年轻人,学英语的人英爱减少了一些,因为有些人觉得不需要,还有一些工作了的年轻人觉得不要浪费大好青春,他说要去学个英语,我就认为是个不好的选择,因为英语学了多年不用,可能性非常大,但是对那些要出国的人这是必须的,很多人是高一了才决定要出国,背了很多词儿,一考试马上全忘了,到了国外又是啥不知道,甚至国内很多家长,高考结束了,看到孩子考得不好,才决定出国,出国还要去好的,本来这几年国外名校录取竞争已经白热化了,不可能先在国内高考,开坏了再去美国还要读名校,机会越来越少了。
 
  这就要更早的学习英语。
 
  所以我觉得全民学英语使不对的,大多数人学了以后没有收效,那还不如全民健身,这个更好。
 
  薛淡:
 
  对于背单词这个事儿您有什么看法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我碰到的有的人啊Unfortunately,就是我是做留学的,我在他们高二才接触他们,高一就算早的了,还没有一个人,从初一他们的家长就知道孩子要到国外读高中、读本科了。这种时候单词不应该这么背,向我们搞英语专业的人,或者英语更好的人,准确的说我不仅使用英语来看新闻,我的工作就要用英文,我把英文当做我的职业。我感觉英语如果接触早不必要这么背,其实最好是阅读多了,你揣测到是什么意思,就可以了。所以英语好的标志是,他说了一个英文词儿,但是他一下子不知道中文怎么翻译,他要想一想,这样往往说明第一,他英文好,第二英语他学的是有效率的,他不是一个英文一个中文,(如果孤立地对照背)用起来是很蹩脚的,如果看到一个词儿,反应你背过,然后把中文再调出,再套上就没意思了,真正的阅读是不应该翻译成中文的,对一个词的理解并不那么准确,多读几次就知道了。
 
  用到拓词的都是没有按照刚才那些方式背单词的人,这样的人占99%,只有少数的人从小学、初中到国际学校,甚至出国,少年时期阅读原文《哈利波特》,这样的人是不需要那么背单词的,99%的人是需要硬背的,没办法,不背也不行,但背的时候最好要连同词组一块背,就是这个词经常要用到什么地方,有个习惯嘛。
 
  薛淡:
 
  我还有个问题,想我这种,没留过学,需要去看很多英文的内容,这种人该如何做,“救”自己呢?
 
  包凡一:
 
  我发现一个特点,所谓业务骨干,所谓专家,都是因为他们掌握了英文。我们说一种药比较好,往往说是进口的,所以改革开放,这个开放给我们提供了许多许多的益处,医疗方面很显著,国外已经有这种药了,你就买来,比重新研制要好,所以之所以成为专家学者就是因为懂英文,获得最新的信息;他们英文说得很差可以,但他们能够看懂专业资料就可以了。我认为这里面没有任何可以抱歉、难过、遗憾的地方,这就可以了。
 
  根据需求,如果你自己还像看看英文电影,那么难度要高一些;
 
  交流呢,中国人说得再差的英语老外都是能听懂的;
 
  薛淡:
 
  我发现跟外国人即使直说单词也能交流;
 
  包凡一:
 
  如果想更深入地交流、聊天,共享一些笑话、共享一些背景这就难了。看是你要看值不值去投入。
 
  薛淡:
 
  从您刚才的角度讲,我们的哑巴英语已经满足了很多人的需求了,我看英文资料问题不太大,写就吃力一些,勉强可以写,听说就歇菜了,现在听说的需求不强烈,(这方面的学习)暂时搁置了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如果你听说要再好一点,(在国外)老外说你英文说得挺溜的,这是没什么用的,你照样不能融入那个社会,当你有需求的时候你才会融入,比如你留学后想在那里就业,或者就业一段时间,在那里生活,即使是这样,中国学生也会碰到很多问题,因为老板就是用你干活的,你的英文很差,有专业知识就没关系,我在通用工作的时候,那时候还没有windows那时都是dos系统,那时候用的电脑表格,一栏一栏的,上面表头什么十月份的账目,二月库存零件之类,我说很多英文都不打通啊,这是怎么回事儿?然后我的领导,搞财务的,财务部的嘛,就说这还不是你们中国人编程编程这样。
 
  我在大厅中走,很多人叫我去解决电脑问题,我说我不懂啊,他们说你怎么会不懂,你是中国人嘛。中国人那时在通用大部分都是做it的嘛,我是个做财务的中国人是很少的。那时候做财务的人英文都很差,他们工资也挺好,下了班回去偶尔有一些老外,他们饿朋友里面有一半老中、一般老外,跟老外的交往肯定不是很深入的,因为他们到国外是读研究生,老外小时候碰到的事儿,比如我一个朋友叫何庆权,老外不会发Q这个音,一说它的名字就说KING KONG,老外都捂着嘴,强烈忍住不要笑,当时我不懂,问老外也不说,后来跟他们关系更好了,KING KONG是他们小时候阅读儿童读物时一个大猴子的名字。现在来了个中国同事就叫KING KONG,觉得念起来就跟这个发音一样很好笑。
 
  就这这种文化层面的东西,是影响融入的问题。
 
  薛淡:
 
  (笑)所以这个哑巴英语也是有用的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所以你要是在国内没有英语环境要拼成不是哑巴英语比登天还难,那么达到了以后又怎么样呢?比如你把IT都忘了,英语说得特溜,徐老师会给你投资吗?
 
  薛淡:
 
  所以从您的角度,语言从文字方面、从听说表达方面,还有一个文化层面的东西,这里面有三个层面的东西,如果把文化拿掉的话,语言就是一个工具,而这个工具掌握到不同程度都有用的,如果最终要变成像我们的语言一样的层次,最终是要涉及文化方面的东西。
 
  包凡一:
 
  刚才我说那个小何,英文是很好的,英文特别好,他中文其实也不错,但是他说中文有时候打磕巴,但是他说英文非常流利,我怀疑是说中文时受到文化的影响,比如说小时候自卑过,或是某种不自信,但是说英文的时候这些文化的因素变了,所以他说英文时是不结巴的,当然这是个例,我并不反对哑巴英语。
 
  薛淡:
 
  其实这是对英语一个更清晰的认识。英语这事儿大家都学了十好几年,一想起来都是痛苦的,所以拓词的口号很多人都很有感觉,拓词口号是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背单词”;
 
  包凡一:
 
  是的,但是不需要背单词的人很少,百分之一二。
 
  展望各自的留学和在线教育
 
  包凡一:
 
  我过去曾经认为有些留学的从业者有问题,比如说他们就胡抄一个essay,胡抄一个PS,就给你打发了,这样你的软件就不能帮助你的硬件,而老外不完全是看分数的,这样你就有了一个硬伤,这样做不毁了别人起码是没帮别人,后来有些人加入我们的公司,发现他们的工作也发生了改变,我们收费高嘛,对文件的处理也就变了,展现出了个性,不要写“伟人传”把自己歌功颂德,外面那些低收费的公司,可能正是由于低收费,没有那么多时间,付给的钱不足以细致,必须是批量式的服务,外面很多大型的留学公司,一个人就是要做50个人,怎么可能把你的文件好好做,免费(留学)只能针对那些“少壮不努力,托福考不出来”,相信国外英语环境,学习英语会更好的人,实际上我刚才说了,国外的英语环境跟学术上的要求是两回事儿。你去酒吧,去买个东西,说几个名词就可以了,小学生就能做到,(多年前)广东那么多人都是文盲,终身在国外当厨子,都不会英文,但是他们一定会说几个词儿,把东西买回来,而你买东西老外有责任听懂你的,所以很多人六年、八年也毕不了业,很正常。
 
  在留学行业追求免费或者便宜,大多数是不行的,除非你本身就会做,会表达,英文好,别人帮你做个行政上的东西,除此之外没有好结果,所以我坚持收费高,服务好,明年进一步减少(接待的)服务人数,不能看(这个顾问)服务了多少客户,这是我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展望。
 
  薛淡:
 
  虽然这个行业不一样,我看到的很多东西和包老师谈到的是相通的,就是免费的提供的是一般水平的,质量不太能保证的一些服务,因为服务成本低,如果需要更好的服务,往往就需要更多些的成本支持,这是一个必然的情况,这种模式很难改变;
 
  对于在线学习这件事情,我个人认为是一个必然的趋势,所欲的领域,就像当年电的发明、蒸汽动力的发明一样,互联网必然会让所有的领域在这个新的基础上建立新的架构。所以教育必然因为互联网而发生很大的改变,这过程很漫长,而且中国的很多条件更加如此,所以我们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,要走下去就不可能是绝对免费的,免费从业人员都吃不上饭了,谁去探索这些路呢?所以免费和付费实在某一个节点上遇到的问题,总是需要付费的,这是不会改变的。